至此,大家可能会想到,如果让移植入体内的干细胞能够更好地适应非正常生理状况下的不良微环境,是不是就有可能跨越“有效性”和“安全性”这两大障碍?

“我以前来过正定,今天再来有一种认不出的感觉,路宽了,景美了,城市干净整洁,交通秩序井然,市民素质提高,从里到外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正定点赞。”来自河北邢台的李大哥对记者说。